猫窝:岛主抄书

《论僭政》中译本指瑕

    乔纳森
    
     近五年来,在刘小枫先生的推动下,利奥·施特劳斯的不少政治哲学著作都被译成中文出版,其中不乏出色的译本,如彭刚先生翻译的《自然权利与历史》;当然,也有不能令人完全满意的。最近,施特劳斯的名著《论僭政》(何地译,观溟校,华夏出版社2006年1月第一版)问世了,相信许多人都已读过。我读后发现,译者对个别语句的理解与原文存在偏差,下面就从十几页篇幅的《英文版编者导言》中选取几个例证,略加申说。
     例一:“一篇对话和一篇论著之间的差异因而也是哲学入口的差异。”(第5页)原文为:the difference between a dialogue and a treatise is therefore of philosophic import。在此,import不是“进口”的意思,而是“重要性”的意思,与importance类似。实际上,该句是在说:因此,是采用对话的方式,还是采用论文的方式,这一差别本身具有哲学上的重要性。
     例二:“现代政治科学对大量的政治现象如此缺乏理解,以致它甚至不知道一种最坏的僭政(暴政)是为了什么。”(第5页)后半句的原文是:that it cannot even recognize the worst tyrannies for what they are。在此,for what they are,并不是说“为了什么”,而是指“如其所是地”,整句意思是说,现代政治科学即便看到了各种最坏的僭政(暴政)形式,也认它们不出。
     例三:“在实践和他所处的社会或时代的信仰中发现自己面临分歧或‘对立’的哲人,不能停留于‘仅仅’在思想中解决它们的方案。”(第7页)前半句的原文是:the philosopher who finds himself faced by inconsistencies—“contradictions”—in the practices and beliefs of his society or of his age。译者将原文的结构看错了,本来与“信仰”并列的“实践”被误提到前面去了。实际上,原文是说,在哲学家所处的社会或时代中,实践与信仰存在不协调或“矛盾”的地方,面对这些问题,哲学家不能“仅仅”在思想上解决了就算完事。
     例四:“一个人用社会(或国家)和历史来取代上帝(作为将超越人类意识和意志的意识)”(第8页)后面括号中的内容对应的原文是:taken as consciousness and will surpassing human consciousness and will。译者将第一个“will”理解为助动词“将”,显然是错的,它跟第二个“will”一样,都是“意志”的意思。因此,括号中的内容是:当作超越了人的意识与意志的“意识与意志”。
     例五:“如果俄国革命、中国革命、两次世界大战、斯大林主义、希特勒主义都只是确认——‘证实’——了‘历史的终结’,那么,历史除了所发生的就不可能有别的意味了。”(第11页)后面半句的原文为:then “the end of history” cannot possibly mean that nothing more happens。意思是:那么,“历史的终结”就不可能意味着再没有什么事件会发生。中译与原文距离很远。
     例六:“可能只是通过像茶艺、插花、赛马游戏一样……”(第12页)对应于“赛马游戏”的原文是Noh plays,即日本的“能剧”,与茶道、插花等同属于日本“国粹”。
     以上的6个例子是从总共8页范围内找出来的,而我的列举并非穷尽式的,实际上只选择了有代表性的而已。
     刘小枫先生在《中译本说明》里介绍说:“我们能约请到翻译过大部头政治哲学名著的何地先生执译,实乃一大幸事;为确保质量,尽可能减少失误,找人校读完全必要……观溟博士从德国弗莱堡大学做博士后研究回国,脚还没落地,就被我拉来做校订——观溟博士十分认真,避免了不少失误……”何地、观溟,显然都是笔名。据我考察,“何地”为何怀宏教授,“观溟”为成官泯博士,何怀宏教授曾与人合译罗尔斯的《正义论》,想来就是刘小枫先生提到的“大部头政治哲学名著”。
     译者、校者的学养是不在话下的,提出这些误译的例证并不是要苛责前修,只是提醒读者在阅读该译本的过程中,遇到拿不准的地方,应该去核对原文。假若《论僭政》一书真如刘小枫先生所说,不仅对施特劳斯本人的学术生涯,而且“对于二十世纪——甚至启蒙运动以来的西方学术史来说,都具划时代意义”的话,那我们在译文上多花点斟酌的工夫恐怕就不算白费了。

来源:http://www.douban.com/subject/discussion/1055083/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ublished on 2007/09/21 at 08:00. It’s filed under 岛主抄书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Follow any comments here with the RSS feed for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