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岛主抄书

无根的人:给导师的一封信

    尊敬的老师:您好。
  
    到南方后的工作好吗?身体如何?念念。
  
    今天给您写信是想向您报告,第n批博士、硕士新增单位的工作很快就要开
  始了。当初,s大学把您“挖走”的目的就是要建立新的博士点,一想起六年前
  您在母校带领我们疲于奔命地申报博士点的情形,我就感觉,您又将进入了一段
  苦日子的轮回。在母校,您的学术水平及个人品格都广为称道,但实事求是的说,
  您还是没有摆脱目前大学形成的怪圈,s大学的目的性那么强,面对黑洞般的强
  大吸引,您能幸免吗?
  
    六年前,我们系花了50万元,拿下博士点的事情仍历历在目。先是要求队伍
  的组织,博士点要求三个以上、相对稳定的方向,这难不倒我们,一想到成为博
  士点就有博士导师,成为博士导师每个月就有300元的津贴,加上名片上的头衔
  更为体面,大家依然干劲十足。难的是第二项,需有一定级别的科研项目,好在
  我们在xx厅有人,请吃了二顿饭,送了五千元就解决了,总共才花了一万多,实
  在是物有所值。结果xx厅专门很快下达了承担课题通知,文件时间还提前了八个
  月,尽管,事实上我们专业实际上一分钱也没有拿到。第三项的出版专著也没有
  难倒我们,我们张教授虽然只是参编了某本教材,但在大师兄的指导下,胆子大
  一点就填为主编了,虽然很不幸,我们送审的材料落在了真正的主编手里,他在
  评审意见上加了很难听的意见,诸如缺乏科学道德等等,但我们不怕,我们有大
  师兄通风报信,提前跟到学校调查的人意思了一下,调查结果就对张教授有利了,
  加上张教授自己也是学科评议组的成员,最终我们还是得胜回营。
  
    您是我的导师,我很佩服您的学术水平,更佩服您的政治水平和远见卓识,
  评审前的一年多,只要是xx院xx室人到我们学校来,您都要想尽办法认识他们,
  哪怕他们到学校来是干别的事情,研究生处的人摊派给专业的经费您从来就没有
  意见,尽管大家对您意见很大。然而,当我们专业开始参加博士点评审时,您的
  高明就开始显露出来,尽管xx院xx办公室的门口排了很长的队、等待接见的尽皆
  是真真假假的学术大腕,或既有教授头衔又有长官身份的人物,但我们每每被提
  前约见了,那种感觉远不是文字能够表达出来的。我们真的很高兴,评审期间,
  我们去了5次bj,每次都见了我们想见的人,据说很多人去了bj7-8次,连1个副
  处长的面都没有见过,您说我们多有面子。由于我们有人,学科平议组那个评委
  是哪里的、电话多少,我们都非常清楚(尽管文件说一定会保密),在您的带领
  下,我们一行发扬革命战争年代吃苦耐劳的精神(系里面有不少老师眼红我们经
  常请人吃饭,他们哪里知道我们寝食难安的痛楚),一一给分布在八个省的13位
  学科评议组成员送上了专业情况简介和纪念品,中介费万把块钱,加上交通费我
  们在外面也只花了35万左右。总值才一所“希望小学”,比起兄弟竞争单位,我
  们的花费真是“洒洒水”的啦。
  
    说了那么多,我得向您报告大师兄情况,您当初真没有看错人,大家都说他
  水平不行,又是机关干部,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完成课程和学位论文,就是您一
  人力排众议,认为招一个xx办的科长对系里的贡献将会超过一个市长,哪怕降低
  身份,亲自把试题和答案送上(当然我后面知道大师兄没有送钱给您,只是给了
  您一个写着您名字的存折)。事实证明您是有远见的,前几天,他已经荣升为省
  xx办的主任了,虽然是个正处,权力却大得很。为了庆祝他的高升,我们师兄弟
  几个大醉了一场。可能是高兴,修养极好、城府极深、很少说话的他还是跟我们
  讲了他提拔的原因:一,他的主管女领导在调到厅里工作前是某大学的老师,虽
  然水平不行,却会钻营,申请硕士、博士学位都是以同等学力的身份进行(这在
  当时是不允许的);他惠眼识材,办事利落,使其顺利过关,所以这次女领导当
  然有所回报。二、几年来在xx办,懂得做感情投资,效果还是很好的,人事处长
  通风报信,参加投票的弟兄们又多数是经常一起桑拿的,当然是同意的多,所以
  他顺利高升。说实话,本次博士点即将开始评审的工作也是他要我向您报告的,
  他还向我暗示,如果您所在大学申报博士点需要他帮忙的话,只要回报优厚,不
  在一个省他也有办法帮忙,您不要怪他连您的钱都敢收,这年头,唉!我突然想
  起一个词“中介”,他这种行为是不是叫中介?或许还远不只“中介”那么简单。
  记得以前xx院xx办的领导总喜欢说的一句话是,我们要用钢铁般的若干措施,确
  保xw工作这块净土云云,我不知道自己评价自己是“净土”的立论依据是什么,
  我只知道高等学校的老师都知道xw这是一块特别容易滋生腐败的温床。
  
    老师:给您写这封信我很矛盾,您本来就是道中之人,我是您的弟子,如果
  说你是皮,我也是皮上之毛。我又能清白吗?但我一想起您那并不是很好的身体,
  还有那即将开始的活动,我就替您担心?您的心里,生理还经得起折腾吗?就算
  您经得起折腾,咱们国家经受得起吗?
  
    老师,考虑到您肯定回答不了这个问题,我决定把写给您的信贴出来,看看
  大家有什么好办法?我相信您没有,我肯定没有,但中国这么多人,应该有!
  
    如果不是这样,我们的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还有什么希望?我相信老师你这
  么多年的远离学理、学术的奔走,其实也是无可奈何,而我多么希望,我的老师
  还有他们代代承传者,面对座下一双双渴望良知与学问的眼睛,有一块安静且干
  净的书桌。
  
    您的不才弟子:空空

来源:http://sociologyncl.bokee.com/2578855.html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ublished on 2008/10/03 at 08:00. It’s filed under 岛主抄书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Follow any comments here with the RSS feed for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