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岛主抄书

M. Sandel 2010 FDU 讲座

昨晚去FDU听了桑德尔教授的讲座。以从事同一领域研究的后辈学人的角度,这次讲座虽不能说大失所望,却与事前的期待相去甚远。正如事后某名牌教授所言,没讲什么东西。然而毕竟,场面是热闹的,效果是火爆的。

在中国网民热传的诸神话中,哈佛是一个重要的神话源,比如华丽的哈佛食堂,比如凌晨四点的哈佛图书馆,再比如新近流行的桑德尔教授的讲座课。在一篇被大量转贴的帖子中,发帖者感慨,当我们还在接受马列教育的时候,看看哈佛的学生在干什么,而帖子的主体,是一段Prof. Sandel的Justice课程视频。该视频是开放课程计划的一部分,借着该计划,桑德尔教授及其《正义》课程在哈佛以外的世界迅速蹿红。

于是,昨晚的桑德尔教授俨然成了大明星。6点半开始的讲座,据说1点已经开始有人占座,据说4点多座位已经全部被占,而当我5点多到达的时候,已经挤得水泄不通。当然,会场偏小也是原因之一。开场前,场外设摊销售桑德尔的最新专著,英文原版,售价110RMB,我翻看目录并且感叹价格太高时,负责销售的小男生说,可以买来找教授签名,而不是说这书的学术价值何在(请原谅我的傲慢)。与一般讲座时台上诸人稍稍提前5至10分钟到场不同,桑德尔是迟到的,尽管比起那些耍大牌的娱乐明星来这十几分钟根本不算什么。当桑德尔从人堆里杀进来的时候,全场骚动了,欢呼声快门声此起彼伏。桑德尔教授甫一坐定,一名听众迅速递上手里的杂志要求签名,接着要求签名的人蜂拥而至,直到担任主持的邓正来教授多次提醒讲座开始。在讲座中,我旁边的一名小女生不断用手机拍桑德尔的后背照片——我们幸运地占领了讲台后方的地面一隅。讲座结束后,更多人团团围住桑德尔,一旁邓正来教授的名牌倒了,茶也翻了,而递上的签名载体五花八门,除了桑德尔的著作(这是向前辈学人求签名的常态)之外,还有杂志、报纸、草稿纸、GRE红宝书、高数教材,等等,以至于后来韦森教授不得不反复请求大家放桑德尔教授离开,以便赶第二天一早的飞机,就像大明星的经济人那样。据韦森教授说,桑德尔3年前同样在FDU的讲座还没有如此受欢迎,导致他误选了这个偏小的场地;而前不久一名诺贝尔奖得主的讲座只有24名听众。就此而言,说桑德尔是易中天的美国版并不为过。

讲座一开始,放了一段哈佛课程视频的片花。讲座内容也与哈佛课程视频大同小异,以三个故事为引子,激起听众讨论,从而串起政治哲学几个相关流派,一路上笑声不断。在提问时,大家也都围绕着讲座中举的例子:如果条件稍加变化,会如何如何。至于学理性的内容,只有在点评与回应环节稍有提及。毫无疑问,这是一场普及型甚至有点娱乐化的讲座。正因为如此,我原先一直疑惑的一个问题,自始至终藏着没有问,毕竟那个问题与当时的氛围格格不入。

但是,作为从事同一领域研究的后辈学人(请原谅我),桑德尔在我心中的真正身份是社群主义的代表人物之一,尽管他本人对这一标签并不完全认同。3年前,在ECNU,我有幸听了桑德尔教授的另一场风格截然不同的讲座,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学术讲座。那时候,开放课程计划尚处于起步阶段,而那时候的我刚入行,直到讲座之前不久才听说社群主义的代表人物、罗尔斯的有力批评者之一桑德尔。那时候,会场没有坐满,桑德尔讲的是他的最新研究成果,大家静静地听着记着,提问则主要围绕着自由主义与社群主义之争,当然也不乏所有讲座都不可避免的一些傻问题。结束后,我们几个年轻人跑上去找桑德尔教授签名、合影。只可惜,当时我英文和学术底子都不够,听得并不是很明白,桑德尔的书也还没有买,签名是签在讲座的宣传材料上。尽管如此,我收到的不仅仅是没有因为写得太多太急而飞起来的“Michael Sandel”,还有抬头、祝词、日期及地点。

借着传媒的威力,短短3年,变化巨大。一门有点边缘的学科在更多人中流传,无论如何不是一件坏事,越来越多人在金钱至上的趋势中开始思考何为正义,无论如何不是一件坏事。但是,我不免担心,学术变得太过大众化甚至娱乐化,会带来负面作用。我一直并且仍将继续认为,学术就应该是曲高和寡的少数人的事业,不可普及,可以普及的仅仅是知识。古希腊哲人已经明白,哲学源于闲暇,业内的学人们更应该清楚,自己选择的是一条只有甘于寂寞才能有所成就的道路。那些被捧红了的明星学人们,是否还有那份心情,远离闪光灯,返回清净的书斋,把自己的事业向着更艰深的方向继续推进?但愿答案是肯定的。

此外,还有两点给我颇为深刻的印象。一是青年学人林曦。之前导师对他大加赞赏,而一个FDU的朋友却不以为然,让我不明所以,直到昨晚被林曦的同声传译所折服,尽管这个FDU的朋友仍然坚持说他不过就是英文好一点。二是FDU的学生。开始前我旁边那个拍照MM一直在读英文原版书,尽管是童话集;绝大多数人都以流利的英语参与讨论与提问;在提问环节,青年学人S先生由于话语冗长却迟迟不及要点而被喝倒彩。我不由得感概,FDU到底是中国的1/3(传说中国除了三所大学外,其他学校在美国同行的眼里没有区别)。

2010.03.20.

(如果本文损害了诸位教授的名誉,在此致歉,但我坚持自己的观点。)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ublished on 2010/03/20 at 08:00. It’s filed under 其他, 岛主瞎讲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Follow any comments here with the RSS feed for this post.

2 thoughts on “M. Sandel 2010 FDU 讲座

  1. 支持哦,哈哈

    Like

  2. 路过….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