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岛主抄书

你的顺从,铸就了弥天大罪

在得知侥幸逃脱纽伦堡审判的纳粹战犯阿道夫·艾希曼已被逮捕、即将在耶路撒冷接受审判的消息时,阿伦特坐不住了。

汉娜·阿伦特,海德堡大学博士,曾经是犹太裔德国人,先后流亡法国和美国,进过集中营,后取得美国公民身份,最终得以在美国展开她在德国尚未开始就被剥夺了的学者生涯。

阿伦特主动请缨,以《纽约客》特派记者的身份前往耶路撒冷。作为犹太难民、纳粹的幸存者,她一直为无缘亲眼目睹造成数百万同胞罹难的恶魔而感到遗憾。这次或许是她最后的机会了。

然而,被告席里的那个人却出乎她的意料之外:防弹玻璃后面的那个“恶魔”空洞、唯唯诺诺、满口未经思考的陈词滥调,不过是个普通的官僚而已。她把这样的艾希曼如实呈现在了给《纽约客》的连载长文及后来出版的同名单行本《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中。她总结道,正是这份不加思索的恶之平庸性,作为纳粹极权主义最引人注目的一环,夺去了百万无辜犹太人的生命。《艾希曼在耶路撒冷》问世后,其政治不正确的叙述使得指责和谩骂此起彼伏,经久不衰,阿伦特为此还失去了一份友谊:曾经的好友布鲁门菲尔德至死都不愿与她和解。

但是这种政治不正确却正是阿伦特敏锐的洞察力之所在:任何一个人,只要放弃思考,都可能铸就弥天大罪;任何一个人,只要放弃思考,都可能迎来极权之恶。在平庸之恶面前,人皆可罪,极端之恶则贽伏在每一处阴影中,时刻准备着趁隙卷土重来,没有谁可以置身事外。

即使过了半个多世纪,对平庸之恶的批评声仍然不绝于耳。不过,即使能够证明艾希曼是一名出色的演员,也无法推翻米尔格伦实验和斯坦福监狱实验所证实的人心之脆弱:好人和坏人,本非泾渭分明。

愿艾希曼们不再重生。

汉娜·阿伦特:《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一份关于平庸的恶的报告》,安尼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16,59元

原载季风书园微信2016年12月14日

登录LikeCoin后点击图片,作者可以获得收入,而您不必付出金钱和算力,最多可以点5下

登录LikeCoin后点击图片,作者可以获得收入,而您不必付出金钱和算力,最多可以点5下

This entry was published on 2016/12/22 at 01:12. It’s filed under 岛主瞎讲, 书评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Follow any comments here with the RSS feed for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