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岛主抄书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呼唤公民民族主义,而不是基于血缘的认同

古语有云: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在漫长的前现代时期,人们生活在熟人中间。此后,随着现代性的展开,当身边充斥着越来越多的陌生人时,当技术使得天涯若比邻时,思想家们一度认为,民族主义即将成为过去式。

然而,他们错了。历史进入20世纪,民族主义非但没有销声匿迹,反而变本加厉。

新民族主义的破坏力有多大?基于这样的问题意识,叶礼庭冒着生命危险,前往民族冲突的前线,实地考察民族主义所带来的创伤。在克罗地亚和塞尔维亚,他看到炮火下破碎的村庄和心灵;在德国,他看到同胞经过长期隔离后的挣扎和彷徨;在乌克兰,他看到两个民族间的相爱相杀;在魁北克,他看到民族自决的吊诡;在库尔德斯坦,他看到一个民族为能够拥有自己的家园所进行的种种斗争;在北爱尔兰,他看到重压之下扭曲的民族身份。

作为流亡沙俄贵族的后裔,作为哈佛毕业的学者,叶礼庭亲身体验着新民族主义的这种表现形式,以细腻的笔触大力批判这种基于血缘的身份认同。在他看来,公民民族主义才是民族主义在当代的唯一出路。

时至今日,距离叶礼庭写作本书又过去了20多年,放眼世界,从国内的各种抵制到大洋彼岸白人至上主义抬头,无一不向我们昭示着本书的意义。或许,就新民族主义的破坏力而言,种族冲突的各方在地缘政治上所造成的裂痕,却是殊途同归。

叶礼庭:《血缘与归属:探寻新民族主义之旅》,成起宏译,三辉图书/中央编译出版社,2017年8月,48元

子扉我 2017年秋 季风地下空间

原载季风书园微信2017年9月6日

登录LikeCoin后点击图片,作者可以获得收入,而您不必付出金钱和算力,最多可以点5下

登录LikeCoin后点击图片,作者可以获得收入,而您不必付出金钱和算力,最多可以点5下

This entry was published on 2017/10/27 at 01:13. It’s filed under 岛主瞎讲, 一句话书评, 书评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Follow any comments here with the RSS feed for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