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岛主抄书

“砖家”“叫兽”是怎样炼成的

这些哲学家的幽灵仍然在我们中间

哲学是否能够抵抗为所欲为的权力?学问是否能够规避恶?

伊冯·谢拉特提供了一份让人深感不安的答卷。当极权势力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之时,当许许多多无辜者受到迫害之时,有这么一群知识分子选择与魔共舞。他们兴致勃勃,靠填补犹太裔学者空出的岗位得到升迁。他们跃跃欲试,为反犹主义的歪理邪说建构正当性依据。他们兴高采烈,为纳粹政权高唱赞歌。另一方面,不少优秀的头脑们仅仅因为无可改变的出身,不得不或者壮年退休,或者流亡异国,或者含恨而终。他们的血泪中,不乏来自施米特、海德格尔之流的尖刀利剑。这个过程,这幅群像,在谢拉特的笔下,犹如一部让人毛骨悚然的荒诞剧般徐徐展开。

苏格拉底认为,知识导致善。两千多年来,许许多多人持有与苏格拉底同样的观点。可惜这仅仅是幻觉而已,事实却正相反。深刻的哲思并没有让纳粹知识分子们明辨是非善恶,反而还要给本已受伤的人多补几刀。如果这些希特勒的合作者们能够共同抵制邪恶势力,或者至少能够消极怠工,有多少生命可以挽回,又有多少智识不致湮灭?

知识的丰盈并不必然导致善!谢拉特刻画了这么一群“砖家”“叫兽”,还有本来和他们是师生、朋友、恋人关系的受害者们,为我们敲响了警钟。她反复追问:如果源于道德反思的哲学也无法避免作恶,还有谁可以?

毕竟,比起动手杀人的武恶徒们,建构理论体系的文恶徒产生的不良影响才更为深远。可惜的是,这一点被很多人忽略了。这也正是谢拉特批评的战后去纳粹化不彻底的原因所在。刻意将哲学去道德化,这种做法值得我们深深警惕。

不过,本书并没有深入剖析纳粹知识分子内在的思想脉络,而是着力于事件的发展。这样的写法真的能够解答谢拉特自己所提出的问题吗?就这一点而言,同样的题材,同样的问题意识,马克·里拉更胜一筹。

伊冯·谢拉特:《希特勒的哲学家》,刘曦、杨阳译,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17年7月,54元

子扉我 2017年冬 季风地下空间

原载上海季风书园微信2017年12月13日

登录LikeCoin后点击图片,作者可以获得收入,而您不必付出金钱和算力,最多可以点5下

登录LikeCoin后点击图片,作者可以获得收入,而您不必付出金钱和算力,最多可以点5下

This entry was published on 2017/12/14 at 16:17. It’s filed under 岛主瞎讲, 一句话书评, 书评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Follow any comments here with the RSS feed for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span>%d</span>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