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岛主抄书

我的孤单 我的自我

曾几何时,女性甫一成年,甚至未及成年,就已进入婚姻的世界。根据不成文的社会规范,为人妻母是她们仅有的角色,相夫教子是她们仅存的价值。然而,这一切正在悄然改变。

为了更好地捕捉这一变化,丽贝卡·特雷斯特访谈了近百名单身女性,从中选取约三十人的经历,结合文献档案和资料数据,汇聚成《我的孤单 我的自我》一书。煌煌万言,只讲了一个道理:曾经埋葬无数鲜活少女的婚姻,如今已不是姑娘们唯一的归途。

粗读本书,容易形成作者仇视婚姻的错误印象。但是事实却是,在过去漫长的岁月里,特别是英美法系的传统中,女性一旦结婚,就失去了独立人格,不得不作为丈夫(以及孩子们)的附属而生存;至于那些不婚的女性,社会并没有未她们预留任何空间。因此,特雷斯特真正批判的是将女性禁锢在依附状态的传统,真正向往的是这样一个国度,在其中每一个独立个体的自我发展都能得到空间和支持,每一名成员都能在自己选择的人生道路上尽情拼搏。他们既包括不婚的女性,也包括不育的家庭和全职父亲。

行文至此,我又想起了我的那些美国朋友:十多年后才得以继续因早婚而中断的学业并展开她的事业的退休教师;拥有中国文学博士学位的家庭主妇兼社区超级志愿者;主动选择婚而不育的艺术家……她们的人生道路各不相同,却都过得精彩而充裕。这一切都得益于本书中所描绘的那个社会,尽管还有很多缺陷,却是有史以来对女性最友好的时代,以及为实现这一目标而奋斗过的先辈们。

我的孤单 我的自我:单身女性的时代
[美]丽贝卡·特雷斯特/贺梦菲、薛轲/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理想国/2018-5

子扉我 2018年夏 季风异次元空间二世

原载上海季风书园微信2018年7月24日

登录LikeCoin后点击图片,作者可以获得收入,而您不必付出金钱和算力,最多可以点5下

登录LikeCoin后点击图片,作者可以获得收入,而您不必付出金钱和算力,最多可以点5下

This entry was published on 2018/07/12 at 14:28. It’s filed under 岛主瞎讲, 书评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Follow any comments here with the RSS feed for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span>%d</span>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