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岛主抄书

爱与圣奥古斯丁

当中年阿伦特重逢青年阿伦特

在1963年一封致后来绝交的友人肖勒姆的书信中,阿伦特声称,她不爱包括犹太人在内的任何集体,只爱作为个体的人。这封书信以及他们绝交的缘由都是艾希曼论争。艾希曼论争不仅深深嵌入阿伦特生命的最后十余年,催生出一系列晚期著作如文集《责任与判断》和未完成的专著《心智生活》,还导致另一本专著无法如期出版,即她的早期著作《爱与圣奥古斯丁》的英语版。

《爱与圣奥古斯丁》是阿伦特1929年完成的博士论文,她在其中探讨的问题是,在奥古斯丁对上帝的圣爱/对世俗的贪爱的两分法中,邻人之爱何以可能。在引起一些讨论后,这本论文随着纳粹的崛起、阿伦特的流亡及其以1951年《我们时代的重负》(《极权主义的起源》)为标志的政治学转向而被人遗忘,包括阿伦特本人,直到她1950年代末开始修订《爱与圣奥古斯丁》英译稿。尽管这项工作最终被搁置了,但早期阿伦特与中期阿伦特在奥古斯丁那里的重逢,必然在晚期阿伦特身上留下痕迹:《爱与圣奥古斯丁》的修订稿中加入了大量她年轻时不曾使用的概念,而阿伦特思想潜流中的奥古斯丁传统也重见天日。此时,回过头来重读《爱与圣奥古斯丁》,我们才发现,在通过信仰者共同体来论证邻人之爱的进路中,阿伦特后来的古典共和主义倾向已见端倪。这个让独裁者害怕到要封禁其作品的女人,从思想的开端即已不是善茬。

爱与圣奥古斯丁
[美]汉娜·阿伦特 / [美]J.V.斯考特、J.C.斯塔克 / 王寅丽、池伟添 / 漓江出版社 / 2019-9

子扉我 2019年夏 申城西楼

原载回响编辑部微信2019年8月31日

登录LikeCoin后点击图片,作者可以获得收入,而您不必付出金钱和算力,最多可以点5下

登录LikeCoin后点击图片,作者可以获得收入,而您不必付出金钱和算力,最多可以点5下

This entry was published on 2019/08/31 at 17:18. It’s filed under 岛主瞎讲, 一句话书评, 书评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Follow any comments here with the RSS feed for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span>%d</span>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