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岛主抄书

Dangerous Melodies

即使是像古典音乐这样看似与世无争的纯艺术,仍然难逃国家话语与政治意识形态的魔爪

当今古典音乐在美国是一个非常小众的圈子,但在不久之前的20世纪却不是这样。它不但拥有庞大的听众群,甚至还在政治领域也占有一席之地。20世纪美国史教授Jonathan Rosenberg在其新作《危险的旋律》中就介绍了这样一个例子:冷战高峰期的1958年,美国钢琴家Van Cliburn在柴可夫斯基国际音乐比赛中获胜,赢得赫鲁晓夫的拥抱,凯旋归国后受到热烈欢迎,甚至有人猜测美苏关系会不会就此缓和。这简直就是钢琴外交。

但是在更多时候,Rosenberg指出,美国对古典音乐并不那么友善。为什么呢?两次世界大战,德国和意大利是美国的敌人,而到了冷战,敌人是苏联,但这三个国家偏偏是古典音乐的佼佼者,它们的音乐家一向在美国深受欢迎。因此,敌人的音乐成了“危险的旋律”,必须加以拒斥、清除。

本书梳理了从一战到冷战的几乎整个20世纪期间古典音乐在美国的境遇,及其与政治和外交的纠葛。透过Rosenberg的笔,我们发现,即使是像古典音乐这样看似与世无争的纯艺术,仍然难逃国家话语与政治意识形态的魔爪。

Dangerous Melodies: Classical Music in America from the Great War through the Cold War
危险的旋律:古典音乐在美国,从一战到冷战
Jonathan Rosenberg / W. W. Norton Company / 2019-12

子扉我 2019年秋 季风异次元空间二世

原载回响编辑部微信2019年12月24日

登录LikeCoin后点击图片,作者可以获得收入,而您不必付出金钱和算力,最多可以点5下

登录LikeCoin后点击图片,作者可以获得收入,而您不必付出金钱和算力,最多可以点5下

This entry was published on 2019/12/25 at 17:24. It’s filed under 岛主瞎讲, 一句话书评, 书评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Follow any comments here with the RSS feed for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